火锅滋味
2019-04-24 00:00来源:厦门日报

    爱照
    一提到家乡重庆的火锅,心里便火辣辣地沸腾起来。倘若有些日子不曾吃火锅,就浑身不得劲儿。那相思的滋味,怕是已深入骨髓了。
    不论春夏秋冬,无论开心、烦恼,也不管相聚、别离,一锅麻辣鲜香的火锅,便是最好的选择。树荫下,一张桌、一口锅,围坐在一起,吃得鼻头发红,辣得眼睛流泪,烘得心里发烫,热得流一身汗,酣畅淋漓,十分痛快。
    相传清嘉庆年间,嘉陵江边的纤夫为填饱肚子,捡江边富人丢弃的毛肚、鸭肠、鸭血等,在江边支起炉灶,放入辣椒和花椒,用瓦罐煮熟,不仅味美,还驱寒祛湿。这就是重庆火锅的源起。火锅发展至今,已不可与当时相比。但不管如何改变,我还是喜欢简单的调料,蒜泥、辣椒、麻油、花椒、酱油、醋、葱一拌,已烫熟的食物往调料里一蘸,吃得满嘴生香,那滋味能钻进心里。
    每次回老家,必有火锅“打牙祭”。父亲做锅底和调料,先要烧一锅高汤备用,然后做红油辣椒,做好后备用,锅里再放入猪油,加入花椒、辣椒等爆炒,随后加入高汤,在门前炖灶上架一口锅,烧柴火开始煮。在等待的功夫,父亲拿出几个小碟,做调料。母亲则准备食材,毛肚、猪血、鸭血、肉片,都是自家的土货,鳝鱼、泥鳅、鱼是父亲去水田里抓的,至于青菜,也是自家地里种的。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我们便搬来桌子和凳子,一家人围在锅前,筷子开始在锅里“打架”,吃火锅的工夫,大家聊得兴起,父亲微眯小眼,用他的“椒盐味儿”普通话唱上一首小曲儿,唱得我们停住筷子,笑成一团。
    远离家乡后,父亲曾手把手教我熬锅底、做调料,可我却始终做不出那个味儿。不过,和家人朋友围坐在一起,倒也吃得欢腾。吃火锅,无需多言,一切都在锅里沸腾着呢!


展开阅读全文

责任编辑:陈培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