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缝纫机
2019-04-24 00:00来源:厦门日报

  素爱如珍

  这架“西湖”牌缝纫机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母亲购置的。当年最好的缝纫机是上海的“蝴蝶”牌,起初母亲买的是“蝴蝶”,可买回家后节俭的母亲又后悔了,觉得自己只是上班之余用,“蝴蝶”太奢侈,想换便宜很多的“西湖”。那时可没有退换货的概念,且缝纫机已组装好,但母亲人缘极好,她向营业员说了自己的请求,营业员爽快地给母亲换了“西湖”。

  母亲只上过两年半学,但聪慧好学,借助一本服装书,加上请教师傅,母亲学会了裁制衣服。我小时候的衣服,很多是母亲做的。我还清楚地记得,我上小学当书包用的红格子单肩斜挎包也是母亲做的。

  缝纫机跟随母亲从乡下到城里,它“嗒嗒嗒”有节奏的声音,成了家里欢快的旋律,若突然听到“咔”的一声,那就是针断了。多年后,老旧的缝纫机时不时会出现一些状况,比如传动皮带松了、断了,机头缠线了,母亲便自己修,也拉上我一起修——捣鼓几下,或更换小配件,就又可以使用了。再后来,自己修不好,母亲就请师傅来修。我们大家族里有位老裁缝,颇有名气,起先,母亲请他来修;后来,缝纫机实在老旧,母亲觉得不好意思请大师傅,又请了另一个老乡帮忙修。每次,无论请谁来修缝纫机,母亲都要特意备好酒菜招待。

  大哥曾经办过出口服装加工厂,厂里有很多边角料,大哥拿回家,母亲便把那些边角料的作用发挥到极致——大片的拼接起来,做成垫被被套等物品;其他的做枕套、布袋、婴儿尿片等;最后剩下的碎片做成鞋垫,再用缝纫机踏线。母亲做的鞋垫除了家人用,还时常送给亲朋好友。

  母亲常常说:“力气像自来水,用了就会再来。”母亲的缝纫机如母亲那般勤快,大家常说这台缝纫机抵得上一个人工资。直到母亲突然离去,缝纫机也永远休息了。母亲走后,留下了一大堆做好的鞋垫,还有很多半成品。后来,母亲的缝纫机被搬回了老家故居,它待在房间里,静静的,再无声响……

展开阅读全文

责任编辑:陈培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