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家堡里的古巷
2019-04-24 00:00来源:厦门日报

    楚人
    在从潮州回厦门的高速公路上,突然见到赵家堡的路牌,心念一动,于是驱车前来,一探这个南宋皇族后裔隐居之地的究竟。
    历经四百余年沧桑巨变,昔日威武壮观的古堡铅华散尽。非但喧嚣与繁华难觅踪影,就连城堡的外形也是斑驳残旧。曾经叱咤风云的古堡如今像一位年长的老人,沉默淡定地注视着慕名而来的来访者,没有波澜,没有激动。
    我谢绝了热情的导游,也避开那些结伴的游人,甚至没走古堡内的大道,我只在小巷里穿行,试图通过穿越这些古巷道来还原当年的点滴光景。
    在这里,也许当年的皇室后裔们,曾脚步匆匆。他们从古堡的不同角落,从这些巷道赶往议事的厅堂。他们曾经有过养尊处优的岁月,他们也曾经有过国破家亡的铭心之痛。现在,也许他们想要做点什么,谋划点什么。故都的繁华是一个挥洒不去的回忆,岁月的磨洗,让他们认识到要回到过去已不可能。但流淌在血脉里的皇室基因,却又让他们不甘心如此平凡地活着。小巷,见证了历史的风云流变。
    在这里,也许当年曾有过惨烈的战斗。完璧楼里保存完好的射击孔,二楼房间静卧的沉重的青龙偃月刀,提醒人们:生活不会是一成不变的顺利平静。残暴的倭寇攻打来了,小巷里埋伏着誓死捍卫家乡的勇士。每一步的前进与后退,都意味着生命的付出与坚守。小巷,见证了用鲜血对家园的保卫。
    在这里,也许还有过花前月下的美好爱情。在古堡,我读到一段历史:古堡被发现、皇室后裔身份被揭穿,是因为同族通婚被告发。那么,在这些寻常小巷里,会有多少青年男女不期而遇。在那一瞬的对视中,情愫在青春的内心里萌动。可以想象,那羞答答的回眸,会是另一个人多少时日的回味与等待。君住小巷头,我住小巷尾。小巷,不仅是爱情的见证者,还是爱情的桥梁。
    我穿行在这些长满杂草的古巷中,两旁是当年齐整的房屋,现在已经残破了,全然看不出当年仿照汴京而建的雄浑气势。除了脚步匆匆的游客,见不到多少赵家的主人了。只在一些巷道的入口,有一些老婆婆,摆着一个小摊,售卖煮熟的土鸡蛋和鲜嫩的大葱——那些烟柳繁华,那些壮志雄心,已成前尘往事。活在当下,才是最真实的现实。
    古堡的北面,是荷花池。看不见亭亭玉立的荷叶,只有一座拱桥立于其上。年轻的导游在向游人讲述着故事,与古堡依依惜别的我,不由得想起前人的词句: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


展开阅读全文

责任编辑:陈培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