芒果杂忆
2019-04-24 00:00来源:厦门日报

    紫菀
    芒果花开满枝头,并不显眼的小花,一簇簇,一穗穗,在枝头扎起小小的帐篷。风吹来、雨打来,细细碎碎的花瓣落了一地,踩上去还软绵绵的。空气中流淌着芒果花的淡淡清香,仿佛柔软的手,抚慰着漂泊的心灵。
    十几年前,也是这样的时节,夜晚我刚从教室出来,就偶遇老乡。我和老乡说起家庭发生变故,我刚从老家返校,他提出用自行车载我一程。那晚,自行车骑了很久,只为多说几句安慰的话语,路上老乡还唱了一首我喜欢的歌曲。寂寂的小路上,芒果花香似有若无,花瓣却实实在在地落在我的头顶和发梢。奇怪时光已过去多年,至今闻到芒果花香,第一个跳动在眼前的画面,仍是那歪头听歌的青春背影。
    老乡告诉我一件好笑的事情,他说,其实自己并不认识芒果树,有一次他看到校园里的一棵树上挂了块牌子,上面写着“禁止打芒果”,他才知道,这么好吃的水果居然就种在校园里!对于我们这些家在北方的孩子,芒果曾经是很陌生的水果。记得上中学时,班上一位家境较好的孩子带了一篮水果给我们,那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芒果。一位同学迫不及待地用剥香蕉的方法剥了皮,吃得满嘴满手皆是金黄汁液,令大家捧腹不已!
    来到南方,我们也学会了吃芒果。说实话,第一次吃芒果我觉得味道特别陌生,一股胡萝卜气息从鼻子直冲脑部——天啊!这是水果还是蔬菜,我平生可是最不喜欢胡萝卜的味道了。好在,“一回生二回熟”,多吃了两三回,我居然慢慢喜欢上了这种味道,吃芒果的时候心情变得格外愉悦。
    如今,市面上芒果品种繁多,只是软糯不同、甜度有别,基本都很好吃。最难忘的一次,当数新年旅行时从海南带回来的芒果,个大、皮薄、肉厚且滋味甘醇。我将一个大芒果切出果肉,装了满满一大盘,搬上餐桌大家蘸酱油吃。先生说,看我“料理”芒果的样子,就像在做一条鱼。
    话说那位老乡毕业后就回到故乡工作生活。几天前,他突然说要来厦门开会。我们故地重游,还一起在开满了芒果花的山上用餐。他仔细检查各种甜点,直问有芒果吗?我以为他是怀念芒果的味道,他却摇摇头:“唉!自从离开厦门后,不知为何,芒果就弃我而去了。我现在吃芒果会过敏……”


展开阅读全文

责任编辑:陈培章